「單體女優」她懷抱星夢,卻受騙下海拍片

「單體女優」她懷抱星夢,卻受騙下海拍片

「單體女優」她懷抱星夢,卻受騙下海拍片

一位本來是鄉下女孩,18歲的時候考上東京都內知名的私立大學,開學沒多久就在澀谷被「星探」挖掘。

一開始完全沒提到成人的事情,只表示是歌手經紀公司,給了我名片,手上拿的資料,印著知名歌手N與M的名字,說都是他們旗下的藝人。之後我們通了2個月的e-mail,由於內容都很禮貌周到,讓我不疑有他,便開始去上(歌唱訓練課程)。那時我只是個鄉下人,還沾沾自喜(我也能進演藝圈嗎)。」

確實會讓人走在路上不禁回頭多看一眼。「跟我同期的「單體」有4個人,大家都是被同樣手法騙來(歌唱訓練),後來也全員變成成人女優出道。就在上了2、3個月的歌唱訓練之後,挖掘我的星探,叫我帶著印章到公司簽約,當時公司的社長、星探的同事們,突然把我團團包圍,拿出合約說「先讓妳演個成人片」,我驚訝怎麼回事,他們說道:「反正不會被發現,又可以變有錢,總之妳就先蓋個印章」,我問「歌手N和M也做這個嗎?」他們說大家都有做,儘管我不斷抵抗「不可能,我不想變成這樣」。」

在歌唱訓練期間,就把老家地址跟學生證影本交給星探,怎知成了把柄,「他們威脅我,如果我不做的話,其他女孩就有藉口不做,我的父母親可能會陷入危險…因為太害怕,只好蓋了印章,跟星探公司簽了成人女優的約。為了防止我逃跑,他們直接開車送我到家,車子還停在我家門口好幾天。我真的很蠢,當時報警就好了,卻深信不演成人影片就會被殺,會危害我全家人。」

就在大學一年級的秋天,正式成為成人女優。她照著星探公司的指示,開始去各大片商「面試」,為了要讓對方確認「商品價值」,不斷拍下全裸的照片,最後拿下一家大型片商的合約,以「單體女優」出道。

「第一次拍片,不光是製作團隊的人,星探公司也派了好幾人來監視我,深怕我逃跑。拍了幾部片之後,星探公司的人漸漸不再出現了,但我也放棄了,只能為了錢,努力當個成人女優。」

大學畢業後繼續當成人女優,月收最高時有200萬日圓。起初雖然是被脅迫的,後來卻是自己的選擇。「我從小一直成績很好,體育也在行,非常受歡迎,所以我總覺得人生不該是這樣的,但當成人女優是自己下的決定,怨不了誰,但本來不該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