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性趣

「直播主控性侵」她主動撲倒粉絲卻翻臉了

「直播主控性侵」她主動撲倒粉絲卻翻臉了

「直播主控性侵」她主動撲倒粉絲卻翻臉了

新北市一名38歲顏姓男子,透過網路直播軟體認識16歲直播主小婉(化名)今年3月間,小婉在台中一間速食店中直播表示說道:「誰先找到我,我就跟誰走」,顏男駕車南下台中得到第一將小婉載回住處後,小婉不但主動親他,還脫光衣物只剩內褲向顏男說「我要對你做不好的事」。

據悉,顏男透過路直播軟體「SKOUT」認識小婉,曾私下見面過一次,更曾送過她手機當禮物,而今年3月2日晚間8時許,看到小婉開直播表示寫道:「打了鎮定劑剛從醫院出來,如果誰先找到她,她就跟誰走」,顏男看到之後,認為不妥便在直播中回覆「欠罵」,沒想到小婉便立即私訊他「我離家出走,可以收留我嗎?」顏男這才開車南下台中找她,將她帶回住處。

顏男指出,小婉一進到屋內便主動親他,還自己脫光衣物只剩內褲,對他表示「我要對你做不好的事」,顏男承認有摟抱及撫摸她胸部,而小婉不但感到舒服發出呻吟聲,還主動將他撲倒,但他及時反應過來兩人不能發生關係,若她想要,可以幫忙,才會伸手去摸她下體,卻發現小婉月事來,就立即停手,顏男更表示,隔天一早載送小婉返回台中時,她還拿自己手機直播。

而小婉則供稱,顏男說家中火沒關、貓沒餵,才會跟著他回家,未料她在跟貓玩時,顏男卻突然對她公主抱,聲稱會愛她一輩子,接著指侵得逞;而事後小婉卻又改口表示已經忘記當天所發生經過,更忘記當時是否有經期。

檢方認為,小婉前後供詞不一,認為她即使已服用抗憂鬱藥物,還能在直播中與網友互動,更能在顏男住處玩貓,認定她意識尚未達不能抗拒的狀態,加上僅有單一指數顏男乘機性交,認定罪證不足不起訴。

「色情直播」戀愛客月砸百萬買感情,變態客買的是無厘頭

「色情直播」戀愛客月砸百萬買感情,變態客買的是無厘頭

「色情直播」戀愛客月砸百萬買感情,變態客買的是無厘頭

從事「黃播」業的女孩,透過視訊,與千百種客人互動,有些阿宅花大錢不手軟,月砸百萬元,只為享受純純的愛,若有2、3個戀愛客,主播就賺翻了!

但實際上,更多的是變態客,要求主播自慰,對著鏡頭打手槍,算稀鬆平常,最匪夷所思的竟然是花5萬元,要求主播在大衣裡一絲不掛,外出全程直播,挑逗便利商店的年輕男孩給他看。

既然公司並沒有硬性規定,主播一定要脫,到底有沒有不用脫,就賺得到大筆點數的?只聽說過一個姐姐,已婚,但手腕很厲害,能讓「戀愛客」為她1個月砸100萬元買點數,而且「一對一」一掛線就一整晚,買時間讓她睡覺補眠、追劇,而客人只要看著視訊裡的她,就有幸福的感覺。

這位姐姐,簡直是黃播界的少數奇葩,絕大多數女黃播主,想要賺錢,自然只能靠脫跟秀。

目前市場上,一對多的視訊,1分鐘約5到8元台幣,「一對一」視訊,1分鐘要25到50元,各家平台收費不一,花費跟到酒店框小姐差不多,但摸不到,且掛線一整晚也要好幾萬元。

這種戀愛客,若有2、3個,主播就賺翻了!曾經有過一個這樣的客人,很迷戀她,願意花錢,但只靠一個肯花、但口袋不深的戀愛客,終究養不活她,加上男人看過妳脫,就想看別人,即使敢露、願意露,也得一直有新客戶進來,因為收入不穩定,加上受不了「變態客」,退出黃播的人也很多。

所謂的變態客,在「黃播界」通常指的就是會要求主播自慰,或自己對著主播手淫的男客,事實上,只要「禮物」刷得夠多,一半以上的主播會願意演演A片給對方看。

但某些變態客的要求匪夷所思,例如要求主播做高難度動作,或一些噁心事情的,有一個客人花5萬元,要求主播大衣裡面什麼都不穿,然後在全程視訊的狀況下,叫主播深夜跑到便利商店裡去挑逗男店員,客人就是想看看男店員尷尬、驚訝的表情。

「色情黃播」求職愛愛聲,為斗內全脫賺一桶金

「色情黃播」求職愛愛聲,為斗內全脫賺一桶金

「色情黃播」求職愛愛聲,為斗內全脫賺一桶金

色情黃播產業每年營業額達百億,但業者賺進大把銀子的背後,卻是許多無知少女上當受騙的血淚過程,經紀公司如何誘騙懷抱主播夢的清純少女,在鏡頭前寬衣解帶、淫聲浪叫,以換取「乾爹」們(支持者)刷禮物「斗內」(贊助)的惡劣內幕。

曾有過百萬年薪夢想的女孩應徵黃播都是被騙去的,那家經紀公司說什麼免經驗、輕鬆打字聊天,可在家上線,就有機會月入8萬到10萬元,很多人聽說當視訊主播很好賺,就傻傻的去公司面試,對是很好賺,但是要靠自己手腕,如果妳手腕夠好,也是可以不脫而賺進大把點數。

原本小蓮也想不靠脫,靠自己的親和力與健談的本事拉住客人的心,但主播都是有業績壓力,公司說有保底月薪4萬7,其實卻得做出15萬元業績才領得到,否則薪水相當少,到頭來還不是跟綠播一樣?在現實的壓力下,還是要脫。

「網紅直播產業」綠播直播主終究還是會往黃播

「網紅直播產業」綠播直播主終究還是會往黃播

直播產業正夯,但鮮少人知道,直播有分成情色、裸露的「黃播」與靠顏值、才藝的「綠播」;2種直播收費、獲利模式不同,黃播分秒都是錢,一對多、一對一裸露、猥褻互動,更高達每分鐘25元到50元;事實上,這2年直播產業在兩岸蔚為潮流,隱藏在地下的黃播,市場更為驚人,光在台灣,每年就有百億元以上的營收。

娛樂直播有所謂的「黃播」「綠播」之分,目前眾多擁有高顏值 、才藝,或是走諧星路線,善於與粉絲互動,走紅的娛樂主播,皆是所謂的「綠播」;相反的,靠著敢脫、甚至表演春宮秀,專做地下色情視訊直播的女生就是「黃播」。

裸露的黃播,畢竟是違法行業,直播業者也不全都是這樣,還是有業者希望用正當手法經營直播,但卻困難重重,目前許多黃播業者,都是在綠播業內撐不下去才轉行搞裸露黃播。

台灣「黃播」有數大平台:「後宮、UT、MM、383、SHOW LIVE」,加上大大小小的經紀公司,創造的產值,一年約新台幣百億元。

有經紀人透露,有一位專門做外掛(在家工作)視訊「黃播」隱藏多年小楊,很多人只知道他本名叫「處長」早期做廣告,後來轉星探做外掛經理經紀人,旗下主播30~55位、包括5位經紀人,有的經紀人還未見過他本人,但非常有誠信給的%數又是視訊業界最高,就算出來見面他都是戴口罩,但都講工作事情馬上就走人,所以很少人知道他真面目。

還有的人去臉書、IG搜尋,看到照片都不敢相信他長的好年輕,但是否是他本人沒有人答得出來。

tyt:未命名.jpg

黃播」與「綠播」的獲利模式、拆帳方式都不同,「黃播」分分秒秒都是錢,平台抽成之後,主播頂多只得30%~35%,至少1/3至一半的利潤會落入經紀公司口袋中。

綠播」則不然,任何人都可以上線免費觀賞,必須有粉絲打賞、刷禮物才有收入,而且主播抽成35%~50%,平台也抽3、4成,經紀公司頂多得到1、2成,賺來的錢又得培訓主播,而「黃播」公司就靠美眉脫衣服,根本不需要訓練,且綠播平台會跟經紀公司搶主播,如果口袋不夠深就撐不下去。

所謂的「黃播」,其實就是0204的「視訊網路版」,早年因為第3方支付不方便,所以情色業者僱請女子以電話一對一、淫聲浪語挑逗男客的方式,透過與電信公司拆帳,收取昂貴的話費牟利;網路視訊興起之後,情色業者開始將0204轉變成視訊版,但當時還是會員制,規模小,並無伺服器設在大陸的專業直播平台,換句話說,「黃播」的歷史比「綠播」更早,直到直播興起,更多綠播人才投入黃播行列,平台、經紀公司均具備,才使得黃播大行其道。

台灣人第一批在大陸做「綠播」做到紅火的小米告訴記者:「經營直播平台是動輒3、5億資本的大生意,像「17直播」走的是辣妹路線,妳要高顏值才能在「17」生存;而「浪LIVE」則不同,這家公司比較重視才藝,會唱跳舞,或說唱搞笑都可以「吸粉」賺到錢;至於「ME ME」則長期經營鐵粉,該公司的主播很勤於與粉絲互動,會搞得像朋友親人般的溫馨路線。

綠播其實是販賣一種「曖昧經濟」,所以綠播的主播會有Line粉絲群組,跟粉絲互動、抒發心情,妳做直播的時候,才有人上線刷禮物,不過博感情有時候也會遊走在邊緣上,例如就有綠播的主播,在鐵粉刷了5千、1萬元之後,願意陪客人吃飯,接下來呢?還是會走向援交或做人乾爹都有,所以兩者雖然差異很大,但黃播還是永久生存,綠播則是只會剩下一台。

「黃播星探炫富」流刺網拐美眉互補洗小姐換新血

「黃播星探炫富」流刺網拐美眉互補洗小姐換新血

「黃播星探炫富」流刺網拐美眉互補洗小姐換新血

從事色情「黃播」的女孩,無須才藝,顏值不必高,敢脫敢露,敢大膽互動,就能夠上線賺錢,少數人賺到豐厚薪資,多數人快速陣亡,這個地下色情行業總是一批批的來,一群群的走,主播需求量超大,於是經紀公司找了「星探」,來「洗小姐」,業者幾乎像是「流刺網」一樣,一個都不放過,甚至跟酒店經紀公司交換人力資源,就是為了補充新血。

那這些做黃播的女生又是如何應徵來的?從事過「黃播」為了找來大批年輕美眉,黃播經紀公司會找很多「星探」,這些星探會透過臉書或通訊、交友軟體,認識有星夢、想賺錢的女生,即使條件差也沒關係,然後遊說她加入「直播事業」,這個過程,術語叫做「洗小姐」,甚至,黃播星探跟酒店業的「人力仲介」,重疊性相當高。

換句話說,他們總有辦法認識很多女生,能喝不願意脫的女孩,被洗去當酒店小姐,敢對著鏡頭脫的,就讓她去作「黃播」,有時「一女二用」,白天作黃播、晚上坐檯,也當過經紀人的小蓮說,甚至有時候,黃播經紀公司與酒店的經紀公司會互相交換人力資源,彼此支援。

一位業界人士直言,這種經紀公司「洗小姐」的方式,就像「流刺網」,什麼魚都不放過,更談不上輔導,自然陣亡率高,也因此,一批批進來、一群群的離開,必須不斷的洗,不斷找新血注入。

很多臉書標榜「上班像休假,休假像上班,輕鬆自由不綁約」「在家即可工作、兼職月薪約2到8萬,正職月薪約3萬到20萬元」,讓許多涉世未深的少女心動,而且該公司的粉絲專業,經常出現大把鈔票炫富的照片,或在透過臉書對話,暗示某某人月入20幾萬,要換哪款新車…等等手法,讓應徵者相信,只要參加該公司的「直播事業」,一夜致富不是夢。

事實上,真的也有黃播小姐靠裸露賺到錢,只是這些賺到錢的黃播小姐,通常賺得多,也花得快,就此陷入不斷的惡性循環中,甚至為了錢接受「乾爹」的邀約,用肉體換金錢。

「大陸直播平台」男友每天太晚回家,隨意找網友做愛

「大陸直播平台」男友每天太晚回家,隨意找網友做愛

「大陸直播平台」男友每天太晚回家,隨意找網友做愛

有必要這樣嗎?大陸直播平台「熊O」知名主播「甜菜玉」長相甜美、聲音又萌,且擁有傲人的魔鬼身材,吸引了廣大的粉絲追蹤。不過日前卻有男網友在微博爆料, 本名盧漫玉的「甜菜玉」是他女友,且只要他惹她不開心,就會隨意找網友做愛,並坦言盧漫玉不是第一次,甚至還會拍下淫片、淫照傳給他進行報復。

且透露盧漫玉經常私下與打賞闊綽的土豪見面,甚至糊里糊塗就發生性關係,使得兩人經常為此吵架。其近日她與另一名男性直播主,在直播上演舌吻再次引發兩人大吵,結果他跑出去太晚回去,沒想到當晚盧漫玉竟直接整理行李,從武漢跑到山東會網友,直言「你對我沒感情,別怪我出去送炮!」

男網友為證明自己所言不假,並PO出兩人對話紀錄、及幾張盧漫玉自拍的淫照,對盧漫玉喊話寫道:「都說事不過三,妳都打胎兩次了,病歷還在家裡,是誰的妳自己知道嗎!」可見對話照中,盧漫玉傳訊給對方「我要做一個渣女,你準備好了嗎」、「可憐我的大奶子」、「把你全家弄得不好過,我直播不做了」完全與她的形象反差超大。

此消息曝光後,盧漫玉的微博立刻湧入酸民留言,起先盧漫玉還不甘示弱回嗆,最後悄悄刪除了所有文章與照片,並留言道歉表示「小玉才20歲,我們年輕的時候都會犯錯,這段時間辜負大家的喜愛了…。」

「乾爹門」網紅遭爆賣淫影片外流

「乾爹門」網紅遭爆賣淫影片外流

「乾爹門」網紅遭爆賣淫影片外流 (圖/翻攝自微博)

中國直播真的好多這種案例,這下台灣的變態們是不是該轉移陣地了?別在台灣害人。

變態們通通都移民中國好了,因為那邊才是你們這些變態所要的地方。

啊!!這不是種點,焦點放錯地方了,這名中國大陸17歲網紅「是有希」在知名直播平台「O魚」擔任直播主,因Cosplay、蘿莉塔打扮吸引眾多粉絲支持。

但近日她被爆出腳踏多名乾爹,甚至在國中時期就開始賣淫,照片、影片都被外流,在網路上掀起熱議。

直播主為了不讓人知道自己名字都會用藝名取名「是有希」。她常常在社交軟體上分享Cosplay、蘿莉塔打扮,擄獲不少宅男粉絲的心。

沒想到最近「是有希」爆出援交醜聞,她不僅在國中時期就開始賣淫,還腳踏多名乾爹,更誇張的是,她還會向「乾爹們」索討高價Cosplay衣服,等她拍完照後就變賣衣服。

後來「是有希」的男友發現自己是眾多「乾爹」之一,氣得找她理論,沒想到她竟回嗆男友說道:「你上了我60幾次,算一算你還倒欠我4萬!我援交行情為3000人民幣」。目前「是有希」的不雅照片、影片被外流,引起眾多網友瘋傳。

「口爆百人斬」她全裸曝光!網友暴動求上車

「口爆百人斬」她全裸曝光!網友暴動求上車

「口爆百人斬」她全裸曝光!網友暴動求上車

女模「Betty羽沫」曾在臉書徵求百名網友挑戰「口爆百人斬」,早在之前就曾將全裸照PO在知名APP上,不少網友得知後,紛紛暴動「求上車!」,大膽敢露的風格讓她瞬間爆紅。

Betty羽沫本名陳倩倩,藝名王譯嬋,擁有E罩杯的傲人上圍,常在Instagram大秀火辣身材,超過5萬名粉絲追蹤。

去年她公開挑戰「口爆百人斬」時,與網友在網路上掀起筆戰,不僅遭網友提告妨害名譽外,又因沒有出庭遭到通緝。

有網友起底,Betty羽沫早在「Tumblr」、「SWAG」等APP中,PO出自己的全裸照、公開各項拍攝項目收費標準,Betty羽沫也大方直呼「我已經習慣台灣多數人先入為主的概念了,在大多數長輩眼裡裸露就等同賣淫」、「你們懂不雅照跟藝術照的區別嗎?」消息傳出後,不少網友紛紛暴動留言「卡!」、「求連結」、「感謝提供,您的大恩大德受我一拜」、「求上車」。

「誰沒做過愛」17歲嫩模性愛影片網外流瘋傳

「誰沒做過愛」17歲嫩模性愛影片網外流瘋傳

「誰沒做過愛」17歲嫩模性愛影片網外流瘋傳

大陸一名17歲知名網紅黃可,因流出29秒性愛影片、捲入三亞賣淫風波,消失在網紅圈。近日黃可又復出,她強調自己很乾淨,還直呼寫道:「大家都是成年人!誰沒做過愛?誰沒個視頻啊?」

黃可個性相當直率,敢玩又敢露,擁有不少粉絲支持。不料前幾年,網路流出一段黃可的29秒性愛影片淡出網紅圈。

直到近日黃可又復出,她抱怨當時自己是被陷害,她其實是一位「乾乾淨淨」的網紅,酸民沒資格批評,最後她強調「大家都是成年人!誰沒做過愛?誰沒個視頻啊?」據了解,當時的性愛影片是黃可前男友為了報復才流出。

不少粉絲看到後,紛紛力挺黃可,不過仍有網友認為,「自己都在賣肉,還說乾淨?」、「為了復出炒新聞喔」、「黑掉了啦,不會紅」、「中古車就不要當新車銷售」。

「直播啪啪啪」女大生躺著賺,趁室友睡著在宿舍脫衣

「直播啪啪啪」女大生躺著賺,趁室友睡著在宿舍脫衣

「直播啪啪啪」女大生躺著賺,趁室友睡著在宿舍脫衣

大陸直播很盛行,不少色情直播,一名女大生「曉曉」加入以美少女為號召的「九月久」色情直播平台,原本與男子說好借位做愛,沒想到最後假戲真做,直接在床上躺著賺。

曉曉去年12月加入「九月久」色情直播平台,她常常半夜在宿舍開直播,等到室友都睡著後,就裸露上半身與粉絲聊天,半年就賺進6萬元人民幣(約新台幣30萬)。

後來曉曉認識一名男子,男子建議她一起借位做愛直播,不料最後假戲真做,直接啪啪啪給粉絲看。

色情直播主認為脫衣直播賺很快,月收基本都上萬人民幣,台灣也一樣,但台灣色情平台客源也是在中國,甚至還有直播主一年非法賺了近40萬元人民幣(約新台幣200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