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成人女優

「成人女優」線上看免費影片,她們收入銳減恐消失

「成人女優」線上看免費影片,她們收入銳減恐消失

「成人女優」線上看免費影片,她們收入銳減恐消失

在我們眼中這些行業是不會消失,但是如今一波接著一波,搞得片商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相信這行業還是一樣不會消失,最爽是撐到最後面的產業,「成人女優」看起來光鮮亮麗,但背後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辛酸。「成人女優」的收入越來越低,甚至還住在沒有衛浴的木造平房。

日本作家中村淳彥的新書就指出,一名G奶女優為例,身為某家片商的專屬女優,收入應當是不錯。然而一切都只是幻想,這名女優住在租金4萬日幣的木造老房屋裡,還沒有衛浴設備。因為沒人買片導致片商緊縮製作預算,讓「成人女優」成了最大的受害者,近年成人市場的銷售已經跌到全盛期的60%以下。

而女優收入也銳減到15到20萬日幣一個月,但是光是打扮和基本開銷就要花掉快11萬日幣。為了要省錢,片商甚至將影片縮水,120分鐘的影片裡只有2到3次性愛畫面,性愛次數越少,片商給的通告費就可以更少。在網路免費資源的夾擊下,片商只能夾縫中求生存,因此中村淳彥憂心,「成人女優」這個產業可能會慢慢消失。

「成人女優」窮到只剩F奶,過期商品也吃

「成人女優」窮到只剩F奶,過期商品也吃

「成人女優」窮到只剩F奶,過期商品也吃

真的有如這些記者所說的,「成人女優」窮到無法過生活,連過期商品都敢吃,以前的我們以為「成人女優」下海或被騙拍片,到最後賺得錢比我們想像得多。

如今我們才知道原來背後的秘密不是這樣,更慘就是被騙去當女優,日本這些經紀人不是想像中來得好,還被人堪稱惡質經紀人,看來當這些經紀人果然都不是什麼好人。

網路無遠弗屆,日本成人影片都能線上免費看,現有日本作家指出,網路化已衝擊日本成人產業,沒人想花錢買正版作品,連頂級「成人女優」都苦嘆沒錢吃飯。

網上免費成人網站盛行,年輕人不像以前會購買正版影片,如今實體成人銷量僅剩全盛期的3至4成,連帶讓「成人女優」的收入越來越低。

一名擁有F級豪乳的女優中澤美由紀(化名)表示寫道:「真的很窮,收入僅能維持基本生活,連買東西吃的錢都沒有,曾吃下過期2年前的巧克力,反而吃壞肚子。」

成人女優的月收入,平均15萬到20萬日圓,在高物價的環境下,中澤僅能租下沒有浴室的老舊木造公寓,還要忍耐從房間縫隙灌進的冷風,甚至繳不出水電、瓦斯、電信費,過著斷水斷電的生活。一心只想拍成人的中澤也說道:「自己寧願貧窮也不想轉行。」

「成人女優」她們的收入比全盛期少85%

「成人女優」她們的收入比全盛期少85%

「成人女優」她們的收入比全盛期少85%

通常「成人女優」一個工作天,會進行兩場本番、一場疑似的拍攝,演出費用基本上也以此做計算。

如果是「企劃單體」,一天酬勞約25萬到40萬日圓,一般「企劃」則是12萬到18萬日圓左右,但業界通常會根據「本番」次數多寡殺價,不會真的付滿。

比如會跟女優要求「只拍一場「本番」,希望能算半價」;若是較低階的「企劃女優」,片酬可能只有3萬到5萬日圓程度, 堪稱收入比全盛期少85%。

「成人女優」盜版海外流竄,女優收入少

「成人女優」盜版海外流竄,女優收入少

「成人女優」盜版海外流竄,女優收入少

說真的「無碼片」、「有碼片」在我們小時後就有的男人夢想,如今越來越慘淡,等於算是被監控中,探究拍攝場次與片酬的關係之前,必須先瞭解這產業的生態。

1981年日本推出第一支成人片至今,市場上1年有2萬部作品發行。早期片商們為了規範影片製作,自行組成同業審查團體「日本影帶倫理協會」,要求「第三點」必須經過馬賽克處理,所以性愛場面大多是「疑似」演出,也就是虛擬動作,並非來真的。例如飯島愛在著作「柏拉圖式性愛」就曾透露,當年她的作品,幾乎都是造假演出。

但後來出現越來越多不加入組織的獨立片商,遊走違法邊緣,大搞「薄碼」(薄上馬賽克)、「本番」(真槍實彈演出),甚至說服人氣女優演出,使得AV產業的秩序逐漸瓦解。尤其片子流到海外,就不受日本審查限制,「無碼片」開始流竄,影片內容也越來越大膽,以滿足觀眾的胃口。

這樣的狀況在2001年來到巔峰,當時堪稱是成人產業的黃金盛世,除了成人影帶,便利商店販售附有DVD的成人雜誌也賣得很好,拍攝企劃案至少是現在的倍數以上,造就了「企劃單體女優」熱潮。

成人女優大致分為「單體」「企劃單體」以及「企劃」三種級別。「單體女優」是專屬特定片商、以偶像手法包裝掛名主演的女優,姿色通常是萬中之選,因為演出單價高,拍片量有所限制。「企劃單體女優」沒有固定簽約,可以接演任何片商的片子,酬勞雖不如單體女優,卻有不少靠著薄利多銷,名氣勝過單體女優的人。至於「企劃女優」,大多演出一些偷拍、大鍋炒的主題,因為是多人合演通常不掛名,有時甚至臉部被打馬賽克,多半是兼差性質。

「成人女優」產業也通縮,年收跟兼職看護差不多

「成人女優」產業也通縮,年收跟兼職看護差不多

「成人女優」產業也通縮,年收跟兼職看護差不多

這是一份有尊嚴的職業,即使再窮,也要想辦法維持華麗的外表。但「成人女優」的月收平均只有15萬到20萬日圓,換算年薪僅180萬到240萬日圓,這樣的收入水準在日本,幾乎跟低薪到已經是社會問題的「兼職看護」差不多。

日本經濟通縮了20幾年,年產值高達5,000億日圓的成人產業也跟著通縮,「成人女優」這份職業不要說賺錢了,現在連最基本的生活都快無法維持。

日本最大規模的成人影片網站「DMM」,或許預期到成人產業可能崩解,老早就把經營觸角伸向動漫、偶像、甚至是金融跟IT,擴大事業版圖來穩固根基。但其他片商,充其量是「中小企業」,很難靠發展副業維持「本業」,只能不斷縮小製作規模,來維持一定的發行數量,這也導致成人業界拍出越來越多只有「一個場次」的作品。

「成人女優」收入真的很慘,全都這些人害的

「成人女優」收入真的很慘,全都這些人害的

「成人女優」收入真的很慘,全都這些人害的

日本成人產業完全要崩壞了,加上日本要迎接奧運不得有任何差錯,加上一連串女優爆料,導致日本成人產業被政府下令控管成立「十誡」,這些大產跟小產業通通都遇到困難。這些女優變成住沒浴室的破公寓,女優貧困超乎想像。

現在日本一支片的銷量,只剩全盛期的3到4成,再加上海外盜版猖獗,片商已經是束手無策的狀況,為了確保獲利,只能靠刪減製作費,來增加作品數量。供給過剩的「成人女優」,幾乎是用過即丟,能領到的演出費卻是越來越薄。

真的很窮,只是維持最低限度的生活,錢還是不夠,經常連買東西吃的錢都沒有,所以食物即使過期了也照吃,之前就發生過2年前的巧克力吃壞肚子。最糟的狀況水、電、瓦斯都被停過,手機更是每個月用到被停話。

就講中澤美由紀(化名),有著傲人的F罩杯,在業界4,000名「成人女優」當中,是排名一直保持在前面15%的「企劃單體女優」(不專屬特定片商的女優)。很難想像,她居然住在月租僅4萬日圓、連浴室都沒有的老舊木造公寓,(以東京來說,要住得像樣一點,月租至少要5到6萬日圓),房間破到風還會從縫隙灌進來,忍耐著貧窮極限,堅持著「成人女優」的夢想。

開始當「成人女優」之後,生活一直是這樣的感覺。周邊的人都覺得不可思議,為什麼當「成人女優」還會這麼窮呢?』因為現在的演出費很少,如果只靠演出費過活就會變得很窮,除了少數真的很紅的人之外,大家幾乎都是這樣的狀況。但我怎樣都不想做「成人女優」以外的工作,與其叫我做討厭的事情,我寧可貧窮,生活再苦咬牙一下也就過去了。」

「成人女優」日本產業崩壞了,女優貧困超乎想像

「成人女優」日本產業崩壞了,女優貧困超乎想像

「成人女優」日本產業崩壞了,女優貧困超乎想像

日本產業越來越慘了,雖不會讓成人片末路,因為這行業不可能會滅亡,因為這是男女最愛的性愛產片,怎可能會走上世界末日。

依日本人權團體HRN公布一份調查報告,揭發多名女性在事先不知情的狀況下,被強迫演出成人片,有人甚至被製作公司索討2,400萬日圓的違約金,讓「強拍片」的問題浮出檯面。

成人影片產業與「成人女優」的工作,究竟出了什麼問題?作家中村淳彥的新作「成人女優消滅」,探討成人產業的殘酷現狀。一般認為女優的工作,應該能賺很多錢,實際情況卻讓人大吃一驚。

由於這些「無修正」或「無料」(「沒有馬賽克」或「免費」)成人影片網站大為盛行,年輕人已經習慣線上看片,還在掏錢買「正版」的人,以40歲以上的客層為主,市場也因此不斷萎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