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有教化可能

「有教化可能」挽不回女友殺她外婆 兇殘仍判免死

「有教化可能」挽不回女友殺她外婆 兇殘仍判免死

「有教化可能」挽不回女友殺她外婆 兇殘仍判免死

北市失業男子高偉翔,3年前穿西裝帶伴手禮到台南前女友家假裝訪客,騙獨自在家的女友外婆開門後掐死,躲在屋內企圖再對前女友及其母親不利,幸被及時制伏,最高法院指高男殘殺和善長者,造成被害人家屬自責與恐懼,但又以高男「認罪無前科」且有悔意為由,今依殺人罪判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全案定讞。

高男被警方從公事包裡搜出混亂中一併帶走的陳女外婆下顎活動假牙,但否認意圖殺人,辯稱僅掐頸不讓陳女外婆呼救,用束帶繞頸是防止逃走,等他上廁所回來,外婆已斷氣,推稱可能是外婆太用力掙扎,造成束帶越束越緊所致,高男並宣稱第一時間告訴警員:「奶奶在二樓,過世了。」應算自首。法官指高男不符合自首減刑條件,且驗屍報告顯示,陳女外婆被猛力掐頸到瀕死,還被長約31公分的束帶緊緊勒住粗約48公分的頸部,根本已陷入肉裡,顯示高男手段兇殘,高男更自承南下找陳女打算「談判不成就要殺對方再自殺」,對於殺害陳女外婆後仍留在屋內,也承認:「殺都殺了,原本要等前女友、前女友的母親都想殺。」代表報復之心強烈,甚至在警局竟還笑得出來,更顯心態可議。

不過法官認為,高男「自幼父母離異」,影響正常人格養成,到案承認造成陳女外婆死亡,又「無前科」,審理時已有悔意,可見良心未泯、有教化可能,一、二審均依殺人罪判高男無期徒刑,另依加重竊盜罪、妨害自由未遂罪各判高男1年與2年6月徒刑,已先定讞。陳母與女兒上訴悲痛表示母女三代相依為命,被害人是全家精神支柱,畢生勞苦、溫和慈祥,晚年卻慘遭毒手,家屬不但自責,又沒錢搬離傷心地,每天睹物思人,有如困在無形牢籠,精神飽受折磨,更怕高男出獄繼續下毒手,要求改判死刑,且不接受高男願賠償500萬元提議,以免讓法官覺得高男有悔意。經最高院發回更審,台南高分院更一審認定高男殘殺和善長者,使被害人家屬活在傷痛、自責與恐懼的陰影,卻又指高男年紀尚輕,因情關難過而生仇恨之心,若經長期監禁教化,矯正其偏差行為,還有回歸社會的可能,仍將高男所犯殺人罪判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最高院今維持更一審判決定讞。

判決指出:

高男(29歲,在押)原任保全員,2013年5月透過網路遊戲與陳姓前女友交往,同年9月因陳女嫌他控制欲太強而爭吵分手。高男不甘心,認為陳女劈腿才甩掉他,同年12月10日清晨5時許穿西裝用公事包暗藏菜刀、美工刀、電擊器與童軍繩、尼龍束帶等作案工具,到台南陳女住處外徘徊,當天上午7時許尾隨出門上班的陳女想攔下理論,半途打消念頭,買一盒蛋捲禮盒跟一瓶紅茶折返陳家,假裝陳父託他登門拜訪。

當時陳女78歲的外婆獨自在家又沒見過高男,請高男進屋聊天,高男目睹陳女房內擺放與其他異性合照,其中更有他認識的人,加上還有情書,當場翻臉狠掐陳女外婆直到瀕死,再用尼龍束帶繞頸勒緊氣絕後,把遺體拖到屋內二樓蓋布遮掩,一邊搜刮屋內財物6千多元,一邊在各房間布置作案工具等陳女回來。

當天下午1時許,陳母打電話回家沒人接,匆忙回家查看,進門就被高男摀嘴壓制,險遭高男用童軍繩勒頸。陳母冷靜溝通勸說,陳母的公司老闆剛好趕來在門外查看叫喊,高男心虛放走陳母,匆忙將作案工具塞回公事包想逃,旋被陳母老闆及路人共同制伏送辦,陳母在屋內找到被害人遺體,和趕回家的女兒哭成一團。

「有教化可能」情變殺母女41刀無期徒刑

「有教化可能」情變殺母女41刀無期徒刑

「有教化可能」情變殺母女41刀無期徒刑

高市貨櫃車蔡男司機畸戀已婚女僱主,情變後蔡男持刀砍殺余女25刀奪命,再對余女的18歲女兒謝岢彣連刺16刀滅口,更一審被判1死1無期,但遭最高法院將死刑部分發回;高雄高分院更二審期間蔡男在「獄中上吊自殺」未遂,又要求法官判他死刑以告慰被害母女,合議庭審酌認定蔡男仍有教化可能,今就他殺死謝女部分改判無期徒刑。

本案一、二審認為蔡男犯後確有有悔意,殺害2命均判無期徒刑,經最高院發回後,高雄高分院更一審認為蔡男悍然亂刀刺殺余女,手段殘虐,更僅因可能被謝女指證犯行,就毫不猶豫刺殺無辜幼女,刀刀穿刺心臟、橫膈膜與胃腸,且謝女雙臂留下多處抵抗刀傷,可見她反抗之激烈,卻無法撼動蔡男而喚醒良心,因此將他殺死謝女部分改判死刑,余女部分仍判無期,合併應執行死刑,但今年3月最高法院判決無期徒刑部分定讞,死刑部分則再發回更二審。

判決指出:

2014年9月14日上午7時許,蔡男因與余女(44歲)有感情及財務糾紛,趁余女父母外出運動之際,持打火機、瓦斯噴槍及一把陶瓷水果刀闖進余家縱火,余女驚醒察看喝叱,反遭蔡男持刀砍殺頭、腹等處共25刀倒地。此時余女的18歲長女謝岢彣(音同可文)跑出房門剛好目擊母親遇害,蔡男一不做二不休,拉住激烈反抗的謝女狂刺16刀滅口。

蔡男行兇後一度逃逸,當晚就被捕。他到案後坦承殺人,辯稱余女前年購買案發地房屋時,他為余女繳交200多萬元訂金及貸款,余女卻跟他爭執房子所有權歸屬,且余女賣掉原先居住的房子,舉家搬進新屋,他很不滿,之後他去新竹處理自己外孫女死於火警的善後問題,余女吃醋他跟前妻碰面,跟他吵架後就越來越冷淡,他認為被余女欺騙利用而懷恨在心,起意燒死余女,不料被她發現才改成亂刀砍殺,不巧下手時被謝女目擊,一時衝動才一併殺害謝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