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歐洲難民潮

「歐洲難民潮」Hassan 包包裝什麼

「歐洲難民潮」Hassan 包包裝什麼

「歐洲難民潮」Hassan 包包裝什麼

歐洲難民潮,除了一張張難民奔逃、爬火車、翻越邊境的照片,看到他們的急迫與悲痛。

IRC的工作人員拍攝難民包包裡裝的物品,裡面裝著對於他們而言,逃亡當下最有用處、或是最有意義的物品,而除了這些,難民們心中可能更裝滿了希望。

Hassan ─ 25歲敘利亞男性說:「這是我全部擁有的,他們說只能帶兩樣東西,一件襯衫、一條褲子。」

「歐洲難民潮」一個家庭阿勒頗 包包裝什麼

「歐洲難民潮」一個家庭阿勒頗 包包裝什麼

「歐洲難民潮」一個家庭阿勒頗 包包裝什麼

歐洲難民潮,除了一張張難民奔逃、爬火車、翻越邊境的照片,看到他們的急迫與悲痛。

IRC的工作人員拍攝難民包包裡裝的物品,裡面裝著對於他們而言,逃亡當下最有用處、或是最有意義的物品,而除了這些,難民們心中可能更裝滿了希望。

一個家庭 ─ 來自敘利亞的阿勒頗,4位成年男性、7位成年女性、20名小孩,共31人的家庭失去了一切。從家鄉出發時,每人都帶了1到2個包,經歷長途跋涉。但從土耳其到希臘途中,他們的船開始下沉,只救回其中一個。31個人卻只擁有一件襯衫、一條牛仔褲、一雙鞋、化妝用品、衛生棉、一片尿布、兩包牛奶、一些餅乾、個人證件和現金、梳子。這家人絕望表示:「我希望我們都死了。這種生活不值得再活下去了。每個人都對我們關上門,沒有未來可言。」

「歐洲難民潮」Nour 包包裝什麼

「歐洲難民潮」Nour 包包裝什麼

「歐洲難民潮」Nour 包包裝什麼

歐洲難民潮,除了一張張難民奔逃、爬火車、翻越邊境的照片,看到他們的急迫與悲痛。

IRC的工作人員拍攝難民包包裡裝的物品,裡面裝著對於他們而言,逃亡當下最有用處、或是最有意義的物品,而除了這些,難民們心中可能更裝滿了希望。

Nour ─ 20歲的敘利亞藝術家,熱愛音樂和藝術,在家鄉彈吉他、畫畫7年的時間。當戰爭爆發時,他帶走最珍視、能喚起家鄉苦樂參半回憶的物品,前往土耳其。Nour表示,當初帶了兩個包包離開敘利亞,但人蛇卻說只能帶走一個,於是他把裝滿衣物的袋子丟掉,留下裝有個人文件、身分證件、女朋友送的手表、吉他彈片、朋友送的念珠,以及敘利亞、巴勒斯坦國旗胸章等。

「歐洲難民潮」藥劑師 包包裝什麼

「歐洲難民潮」藥劑師 包包裝什麼

「歐洲難民潮」藥劑師 包包裝什麼

歐洲難民潮,除了一張張難民奔逃、爬火車、翻越邊境的照片,看到他們的急迫與悲痛。

IRC的工作人員拍攝難民包包裡裝的物品,裡面裝著對於他們而言,逃亡當下最有用處、或是最有意義的物品,而除了這些,難民們心中可能更裝滿了希望。

藥劑師(不願透露姓名)─ 34歲來自敘利亞的男性,內戰爆發後,他的父親回憶起當初在德國行醫的美好,於是他與家人逃往到土耳其。之後他獨自坐上一艘擠滿53人的小艇,上面更載有許多孩童。他們奇蹟似的沒有翻覆,平安到達希臘海岸,卻遭海岸巡邏隊攔下。小艇遭刺破,而他在海中載浮載沉45分鐘被救起。簡單的小包裝著藥劑師所有家當:一包被密封的現金、因泡水壞掉的手機、新的智慧手機,以及裝滿家人照片的16GB 隨身碟。他說:「我不得不將我的父母、姊妹留在土耳其。如果我死在船上,至少我還有家人的照片。」

「歐洲難民潮」Iqbal 包包裝什麼

「歐洲難民潮」Iqbal 包包裝什麼

「歐洲難民潮」Iqbal 包包裝什麼

歐洲難民潮,除了一張張難民奔逃、爬火車、翻越邊境的照片,看到他們的急迫與悲痛。

IRC的工作人員拍攝難民包包裡裝的物品,裡面裝著對於他們而言,逃亡當下最有用處、或是最有意義的物品,而除了這些,難民們心中可能更裝滿了希望。

Iqbal ─ 一位17歲的青年,從阿富汗北部交戰地區躲過子彈後,往東逃到伊朗,接著步行前往土耳其,他跋涉數百英哩,滿身疲憊,目前到了希臘的列斯伏斯島,但卻不知道接下來該去哪裡。

他試著跟已經到德國的朋友保持聯繫,而他有一個在美國佛羅里達州念書的兄弟。Iqbal行李只有一套換洗衣物、盥洗用品、100美金、130土耳其里拉(換算新台幣約1385元)等。他說,希望自己的皮膚白一點、頭髮整齊點,不想被發現自己是一個難民。可能因為如此,他包包裡有美白霜與梳子等用品。

「歐洲難民潮」Omran 包包裝什麼

「歐洲難民潮」Omran 包包裝什麼

「歐洲難民潮」Omran 包包裝什麼

歐洲難民潮,除了一張張難民奔逃、爬火車、翻越邊境的照片,看到他們的急迫與悲痛。

IRC的工作人員拍攝難民包包裡裝的物品,裡面裝著對於他們而言,逃亡當下最有用處、或是最有意義的物品,而除了這些,難民們心中可能更裝滿了希望。

Omran ─ 一個穿著藍色運動服的六歲開朗男孩,同樣來自敘利亞的大馬士革,一家五口將前往德國要投靠親戚。包包裡有一條褲子和一件襯衫、繃帶、緊急用的注射器、簡單的盥洗用品,以及他最愛的零食:棉花糖與甜奶油。

「歐洲難民潮」Aboessa 包包裝什麼

「歐洲難民潮」Aboessa 包包裝什麼

「歐洲難民潮」Aboessa 包包裝什麼

歐洲難民潮,除了一張張難民奔逃、爬火車、翻越邊境的照片,看到他們的急迫與悲痛。

IRC的工作人員拍攝難民包包裡裝的物品,裡面裝著對於他們而言,逃亡當下最有用處、或是最有意義的物品,而除了這些,難民們心中可能更裝滿了希望。

Aboessa ─ 一位20歲的母親,來自敘利亞的大馬士革。為了躲避戰火,與丈夫和十個月大的孩子,沿路逃亡至土耳其,跳進了橡皮艇前往歐洲。她的包包裡有寶寶的帽子、襪子、嬰兒食品、小孩疫苗接種卡等個人文件、錢包、止痛藥、牙膏等,Aboessa表示:「包包所有東西都是為了保護女兒而帶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