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直播經紀

「直播經紀」每月十幾萬輕鬆入袋?其實網紅沒有想像得那麼容易

「直播經紀」每月十幾萬輕鬆入袋?其實網紅沒有想像得那麼容易

「直播經紀」每月十幾萬輕鬆入袋?其實網紅沒有想像得那麼容易

直播經紀」網紅遭國稅局補稅,但網紅真的這麼好賺嗎?根據我個人經驗,網紅的月薪中位數落在3萬元,並不算突出,近七成的人更在一年內就從網紅圈掰掰。

即便留下來也未必輕鬆。就算真有每月五六萬元輕輕鬆鬆入袋,內心卻感覺對不起自己的觀眾,因為這些錢都是粉絲支持網紅而丟的錢,很多網紅主播最後選擇自己開創新事業。

網紅的入行年齡平均為24.5歲,其中,11%的人入行不到20歲,66%入行不到25歲, 87%入行不到30歲,顯見青世代以壓倒性多數囊括網紅天下,但也有2%的資深世代是超過40歲才開始當網紅;在性別上,男女比例為1比3,女性占絕大多數。

至於外界最好奇的網紅收入問題,網紅的月薪中位數為3萬元,相當於大學新鮮人的起薪2萬9768元,可見網紅薪資還須務實看待;換句話說,只有金字塔頂端3%能因此賺錢,96.5%則是難養活自己。

「直播經紀」洗正妹網紅…白天直播晚上坐檯

「直播經紀」洗正妹網紅…白天直播晚上坐檯

「直播經紀」洗正妹網紅…白天直播晚上坐檯

直播經紀」正夯, 網路直播不少主播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不過這些正妹到底從哪來?又為何肯在鏡頭前脫衣裸露呢?事實上,娛樂直播有「黃播」與「綠播」之分,兩種直播收費及獲利模式不同,尤其是「黃播」在台灣每年就能創造百億營收。

根據業界人士指出,目前檯面上那些擁有高顏值 、才藝,或是走諧星路線,善於與粉絲互動,的娛樂主播,皆是所謂的「綠播」;反之,敢脫敢秀、專做地下色情視訊直播的就是「黃播」。

「黃播」與「綠播」的收費及獲利模式大不相同,「綠播」是任何人都可上線免費觀賞,靠著粉絲打賞、刷禮物才有收入,主播抽成35%~50%,平台也抽3、4成,經紀公司頂多得到1、2成;至於「黃播」分分秒秒都是錢,扣掉平台抽成,主播頂多只得30%~35%,至少1/3至一半的利潤會落入經紀公司口袋中。

從事「黃播」的主播,顏值不用高、也不需才藝,通常會透過經紀公司的星探,或其他地下經紀藉由臉書或通訊、交友軟體來認識懷有星夢、想賺錢的女孩,並遊說她們加入直播事業,這過程就叫做「洗小姐」。

業者也坦言,黃播跟酒店業的「人力仲介」重疊性相當高,面對能喝不脫的女孩,就會被帶去酒店;敢脫的就去作「黃播」,有時還會「一女二用」,白天直播、晚上坐檯,甚至遇上人力吃緊時,黃播及酒店經紀公司會彼此支援。

「直播經紀」網紅與經紀人是怎樣分帳?

「直播經紀」網紅與經紀人是怎樣分帳?

「直播經紀」網紅與經紀人是怎樣分帳?

網紅與經紀人、經紀公司之間的糾紛時有所聞,依據有6年直播經驗楊處長說道:「網紅和經紀公司的矛盾,大多數矛盾都是因利益分配問題引起的。網紅和經紀之間是如何分帳的?這得從網紅和經紀之間的關係講起。」

楊處長說道:「經紀人主要有三種,一種是個體的親朋好友擔任經紀人、一種是團體的經紀公司、另一種是個體戶經紀(地下經紀)。三者對網紅的影響也不盡相同。」

就如內地經紀公司和網紅之間的利益分成一般是「三七開」,而一些當紅網紅在合約滿後續約時,經紀公司會主動降到「二八開」,甚至可能出現「一九開」。

很多網紅在選擇「管家」時,首先會考慮找家人為自己打理大小事務。很多網紅遇到的問題,家人都是無法跟有相關水準的經紀人一樣會處理,這種家人經紀人雖然跟網紅比較貼心,但是在處理事情上,容易遷就對方,考慮問題不夠客觀、理智和長遠,並不見得利於網紅的發展。

與上面的「管家」不同,大的經紀公司擁有強大的團隊和財力為網紅的發展做策劃、處理演藝事務,對事情的反應更快。不過,由於合約一般有利於負責投資的經紀公司,所以當網紅走紅之後,名氣和所得往往不成正比,矛盾便由此而生。

還有一些網紅選擇了「個體戶」的形式,而個體戶經紀人又與家人、經紀公司又有所不一樣,個體戶雖風險高,相對上利潤都會比家庭式及經紀公司利潤要來的高。

楊處長說道:「個體戶經紀人非常多、可是要找到向我一樣都把主播當家人一樣很少,因為有些經紀人只是把網紅當賺錢工具,有的經紀人連網紅都懶得去管,自主經營,網紅自己管理自己的事務。當然,也有一些網紅選擇關係鬆散或者自由度較大的經紀約,看重的是經紀公司專業的操作和對其職業前景的理性規劃。

有很多網紅在突然大紅大紫後,常常會和將他們一手捧紅的經紀人發生糾紛甚至散伙。

「直播經紀」網紅直播從素人到走紅,經紀人最懂主播

「直播經紀」網紅直播從素人到走紅,經紀人最懂主播

「直播經紀」網紅直播從素人到走紅,經紀人最懂主播

直播經紀」產業崛起,負責培育直播主的經紀人也成為新興職業,除了每天關心直播成效、提高流量,幫素人主播熬過成長的低潮,有時還得化身心理諮詢師,幫資深主播加油打氣。

不同領域直播主量身打造歌唱、戲劇與主持培訓,自製節目與互動遊戲主持培訓,還會帶領主播以大使身分為品牌代言、宣傳及廣告曝光。

直播主經紀人,理想上每人應帶領30到50位直播主,但為了避免直播主出現斷層,她希望能不斷發掘新人,因此每位經紀人目前手上的直播主人數高達100到200位,管理壓力可想而知。

「有點像是房屋仲介,物件越多,你的成交機會越大。」每位經紀人旗下應該要有大主播、中型主播和新主播,在理想狀況下,中型主播應占約6成、大主播和新主播應各占約2成,但現況是新人比例偏高。

直播主經紀人要做的事情多、工作時間長,其實相當辛苦;每當招募新經紀人,她特別看重年輕、有業務特質、有體力這幾項條件,因為經紀人需要每天看直播看到很晚,工作高峰時間從晚上8時到隔天凌晨1時,也就是直播主最常開播的時段。

直播主經紀人最需要的技能是「不怕麻煩的溝通」,每當有活動需要聯絡主播,經紀人一定要用電話通知,不要只靠通訊軟體,畢竟面對面溝通「比較有溫度」。

如同廣告或房仲業務,直播主經紀人也有業績獎金。相較於同樣大學畢業3年內的新鮮人,擔任直播主經紀人的薪資可高出3成左右,表現優異的資深經紀人月收入甚至已穩定上看6位數。

新主播加入後往往會遇到挫折期,這時經紀人要陪伴他們走過最艱難的3個月;之後晉升成為中型主播,經紀人要負責點出問題,例如累積粉絲的方法、開播時間夠不夠長。

等到旗下主播成為大主播,經紀人面對的問題又不一樣。有大主播會煩惱粉絲不喜歡自己怎麼辦?粉絲喜歡看別的主播怎麼辦?這時候經紀人要扮演像是心理諮詢師的角色,去安慰大主播其實這些事情別人都曾遇過,不必放在心上。